兄弟你不知道那时候吧


时间:2020/9/21 2:01:37

阿叶:我的好朋友,从小一起玩到大,色大胆小,虽然有个超正的女友,但很爱背着女友偷吃。昀儿是阿叶的女友,小我一届的学妹,出社会之后在便利店打工,超正的女孩子,就美艷娇小那一型的,在学校时就是那一届的正咩首席,人很好相处。笑容常挂在脸上,32B,22,33的纤细身材,一米五六的身高。有着迷人的妖艷的眼睛.性感的小嘴!也就是本文的女主角。

老周:我的好朋友,从小一起玩到大的。

容容:老周的女友。

吴哥:也是好朋友之一。

这是一个我自己亲身的经验,也是一个放在我心里很久的秘密,现在写下来和大家分享,当然,为了保护当事人,所有的人名都是用化名。

这件事情发生在我出社会工作后的某一个週六晚上,地点就在我自己家里,由于大家都是週休二日,所以时不时会约星期五或星期六一起唱歌,地点不外乎是钱柜那些ktv,而那天大家决定要先到我家集合再出发,老周和容容先到我家,接着吴哥也到了,而由于昀儿本身工作晚下班的关系,所以阿叶和昀儿通常是最晚到的,在等他们的同时,我们几个已经开始喝起来,我们喝的是伏特加+橙汁,大家喝得不亦乐乎,接近九点的时候,阿叶先来了。

老周:怎么只有你自己一个人?昀儿呢?

阿叶:今天她自己骑车去上班,我一个人在家里无聊,所以自己先过来,她说她自己会过来,不过要先回家换衣服,所以会晚一点到。

吴哥:那你先过来是对的,每次灌你酒都会被昀儿挡,现在她不在,你还不赶快来喝两杯?

阿叶:当然啦,要不你以为我自己先来幹嘛?每次只要她在我就不能喝多,出去偷喝她又那么精,每次都会被她抓包,妈的!自己先喝个三杯再说。

话一说完,阿叶就自顾自的干了三杯。

吴哥:喂喂喂,等会儿还要开车,你不要喝太多啊。

阿叶:沒关系啦,大不了大家坐一台嘛,来!干!

于是我们又开始喝了起来,不一会儿大家都有三分醉意了,吴哥说要出去再买酒来喝,于是吴哥和老周一起出去买酒,家里只剩下我和阿叶及容容。大家聊着聊着,快到十一点了。

我:怎么昀儿还沒来?然后两个去买酒的也还沒回来?

容容好奇疑惑的表情。

话才说完,老周和吴哥拿着酒和槟榔回来了,看着两人似笑非笑的表情,明眼人就明白刚才肯定是到我家附近的槟榔摊亏美眉啦。各位大大有所不知,我家附近的槟榔摊可是远近驰名,找的西施个个都是一时之选呢!容容有点不爽的到后面的化妆室上厕所,吴哥见状马上和老周两人一起和我们讲刚才发生的事情。原来刚才他们出去买酒时,顺便去买了槟榔,今晚当班的槟榔西施长得超辣,还说了等她们下班一起去唱歌,说得我和阿叶心痒难耐。

吴哥:怎么样?约好一起去唱歌,连电话都要到了,看那群辣妹就是一付什么都敢做的样子,不去玩一下实在是太浪费啦!!

老周:对啊,对啊!我爱死那个叫BOBO的大奶妹了。我们家容容两个加起来都还沒有她一半大咧!!!

我:不过那这两只母老虎怎么办?不可能一起去吧?

阿叶:简单,把她们两个灌醉放在这里,我们再一起出去不就得了?

我:不错不错,你可以~

阿叶:沒问题啦。

阿叶马上拨了电话给昀儿。

阿叶:喂,宝贝啊,妳在哪里?怎么这么晚了还沒到呢?沒有,我们这么晚了就不再出去玩了,在小马家喝酒就好了,我们等妳啰。

挂上电话之后,容容也从厕所出来进到客厅里,于是我们开始一边唱家庭KTV,一边玩游戏一边喝酒。不久后昀儿就到了,讲真的,昀儿已回家换上了

一件白色细肩带小可爱,下摆处稍稍露出了她的22吋水蛇腰,下半身则是穿上一件牛仔短裤,基本上长度只刚好盖住她的小屁屁而已,修长的美腿展露无遗,看在阿叶眼里,这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装扮了,毕竟他们两在一起好一段时间,昀儿全身上下有哪里是他沒有看过的呢?但对我们其他人可就不一样了,坦白说,在场每一个人都对她有好感,只是昀儿最后选了阿叶,也不知道是看上他哪一点?光看到昀儿这一身清凉的装扮,我的老二就硬起来一半了,而我想另外两个男仕也是和我一样的。昀儿一来就和大家打招唿。

吴哥:最晚到的不必说什么,先喝三杯。

因为套好了阿叶也助攻。

阿叶:不要这样子,拿大杯来,酒醉比较爱做……

说完大家一阵哄堂大笑,昀儿打了阿叶一下拿起酒杯就先喝了,各位以为昀儿是个酒国女英雄吗?

错!昀儿只是有酒胆沒酒量,但做人的礼数到底是明白的,不像有些女生出去玩时还要扮清纯,喝个酒非得让全场的人三催四请五拜託的,最后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小喝个一滴。昀儿就是这一点让我很欣赏她。三大杯喝完之后,大家开始划拳及玩十八豆。

我故意烈酒加饮料套淡一点。

心想喝啊你喝啊…好喝,那么大口等等你就知道……

我:大家今晚喝得开心,把这里当自己家,若有喝醉回不去的,我家什么沒有,房间多一间!不必担心。

阿叶:好,那我们一起睡,容容跟昀儿睡……

老周:吴哥输了,喝!!!

酒过三巡之后,在现场男仕努力催进度之下,大家都有五分醉意,只是女生醉得更严重罢了,容容基本上已经是站不起来在一旁休息着,看样子就知道不能再喝了,只剩下昀儿还在和我们一起玩。

不过今晚全场只有我喝最少,可能是有主场优势吧我想,而老周在一轮勐攻过后,也快要不行了,于是他先扶着容容上楼,然后对我们说:等我一下,我先扶容容进房,一会儿下来。

我和吴哥及阿叶,昀儿继续喝,但也沒见老周下来,此时,我们期待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昀儿支持不住躺在椅子上休息说不玩了。阿叶不放心,假装关心昀儿。

阿叶:宝贝妳沒事吧?

昀儿:我真的不行了,让我躺一下。你们玩你们的,不用管我。

阿叶:宝贝你沒有那么差的酒量吧?快起来不要装了哦。

看昀儿沒有回应,阿叶放心许多,此时吴哥小声的说了。

吴哥:搞定,时间刚刚好,快!小马你去楼上叫老周,我带阿叶先去看妹,接她们下班!手机联络!太慢等等他们烙跑……

阿叶:妈的,等这个时候等好久了,我先去看妹长得怎么样,等下回来!

我:哦,好,你们先去,我去叫老周一起下来收拾东西。

于是吴哥和阿叶就出去了,我上楼到了房间一看,他们居然跑去我房间,可能另一件空房女生嫌吧,老周已经醉得不醒人事,只穿一件四角裤抱着容容睡,我叫了一下老周,老周理也不理,我也只好下去自己一个人收东西,在一边收东西的同时,我也不时的看着躺在沙发上的昀儿有沒有什么反应,只见昀儿唿唿大睡,但看着她的睡姿,让我开始有了邪念。

昀儿躺在沙发上,头靠着扶手枕,小嘴微张。

细肩带小可爱右边已经滑落到手臂上,只有黑色肩带还在,两手按在小肚肚上,两条美腿伸长着放在沙发上。

规律的唿吸让倩儿的32B奶也一上一下的动着。

此时,我故意叫了叫昀儿,发现她沒有反应,于是来到昀儿的面前,我的心跳得很快,做坏事总是会紧张,而且她又是好友的女友,这种机会和感觉不是常碰得到。

轻轻叫着她的名字。

我:昀儿?昀儿?妳沒事吧?

昀儿眼睛沒有张开也沒有反应,此时我提起勇气,用手摸着昀儿的脸再叫她,还是沒有反应,接着我的手顺势往下一滑,隔着衣服握住了她的32B奶,一边叫着她,但昀儿还是沒有反应,只是微微张开嘴发出了一些声音就沒有动静。

为了确定真的醉了,我用点力拍他,嘴上说着睡这不好吧,等等给我爸妈看到,昀儿…厚搞死我,这是边扶起他,见她完全沒反应直接抱起来,腰放在我肩膀,屁股在我脸庞,一手抱着他双睡,大拇指……在他胯下私处附近滑动…触碰他的腿及内裤的交接点……

到了我床边,我对倩儿说:倩儿,我帮妳躺好,妳起来一下。

把他放在床上。

我决定要抓昀儿的奶,我真的忍不住,于是我将两只手都放在昀儿的奶上,小小心心的握着,感受着从学生时代就一直想要的人--昀儿。

昀儿沒有反应,我用两手扶着她的肩,抓着两边的小可爱及内衣肩带,我打算由上而下,将上衣及内衣往下扯。当我扯下时,倩儿有稍微动了一下,但并沒有阻止我或张开眼,只是有点配合又不太像在配合似的动,这个时候,昀儿上身的衣服已经被我退到腰际,她的双乳就这么曝露在我的面前,我实在不敢相信我会这么做,但喝了酒之后再加上美女当前,又有哪个男的可以安份呢?更何况现在在面前的可是个超级大美女呢。

我用发抖的双手揉着昀儿的胸部,昀儿的胸大小真是非常刚好,又软又舒服,粉色的乳头因为我指尖的摩擦而变硬,我冲动的更使力捏他乳头。

我的老二也非常争气的硬了起来。我伸出了舌头,用舌尖舔着昀儿的乳头,昀儿仍旧沒有什么反应,我接着开始小口小口的舔着,然后再大口含住昀儿的奶吸着,而我的右手也沒有闲着,不断地揉着昀儿左边的奶,我含完了左边的奶,又向右边进攻,我的两只手不断揉着昀儿的胸部,将两颗32B奶往中间集中,来回的用舌头舔着她的奶头。

馀光注意一下老周,很好都沒反应。

我冲动的看这昀儿的裤子,解她的裤子,顺势往大腿方向一送,将昀儿的牛仔短裤脱下来,让她的穴露出来。

现在请大家想像一下这个画面,一个超正的安雅Look美少女双眼闭着,嘴巴微张,乳房跟着唿吸晃动着,上衣在腰际,牛仔短裤被脱到膝盖处,阴户就这么露出来。

彷彿时间静止似的,我就这么看着昀儿的身体。若此时老周或容容张开眼睛,我就是千古罪人,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我用舌头从昀儿的嘴开始舔,往下到粉颈,酥胸,乳头,肚脐,,阴户,大腿。再按反方向一路往上舔着,舔到昀儿的嘴时,昀儿也只是让我把舌头伸进去,自由自在享受着。

我一边玩弄着昀儿,一边注意着时间,阿叶和吴哥出去才十分钟了,肯定还在那里等妹下班了,我现在能够做些什么呢?最重要的是,我现在想做些什么呢??

此时的我,决定把我的裤子脱了,露出肿涨的小弟弟,青筯暴怒着的小弟弟似乎比我更渴望昀儿的肉体,我前后套弄着我的老二,看着昀儿的脸,心里想着这个人见人爱的美少女,原来衣服脱了之后还是这么美!我爬到他身上,从上而下看着昀儿的脸,我的老二不断跳动着,我握着老二,用龟头抚摸着昀儿的脸颊,龟头流出的液体还会"牵丝",老二从昀儿的额头往下移动,滑到了鼻尖,再滑到了左脸颊,我用整支阴茎轻轻拍打了昀儿的脸颊,再滑到她的嘴脣,来回不停的滑着,透明的液体也跟着牵丝她的嘴脣。

我试探性的将龟头往昀儿的嘴里送,一开始的时候昀儿并沒有反抗,但也不好进去就是了,我于是更加用力的塞。

此时昀儿也将嘴打开,她可能以为我是阿叶吧。

我慢慢的抽送的我的阴茎,先是龟头,再入到一半,昀儿若知道自己的嘴已经被我给插过了,不知道会做何感想。

我一边抽送着昀儿的小嘴,一边心里很清楚的知道时间有限,若我还想要做些什么,我必须在吴哥和阿叶回来前将昀儿恢復原状,否则我就死定了。

于是我将阴茎拔出,开始用手指摩擦着昀儿的小穴,不一会儿昀儿的穴即湿答答一片,此时我的非常兴奋也非常紧张,我将昀儿的两条玉腿举起来放在我的肩上,用龟头摩擦着昀儿的穴,找到了正确的位置之后,我便慢慢地插入她的身体,一开始还有点难度,但等到前几次的深入浅出之后,一切都顺畅起来,我幹着昀儿,同时昀儿也发出了声音,我紧张的小捏他鼻子,他下意识嘴巴张开喘气,虽比较小声但……却明显在脑海环绕,沒一会儿,昀儿微微的张开了眼睛,我沒有停下动作,反而更加速抽送的动作,我心里想,妳看到就看到了,反正现在我正在幹着妳,妳又能如何呢?

不晓得倩儿有沒有看清楚现在在幹她的人是我?因为倩儿张开了眼看了一下之后又闭了起来,同时眉头皱起,嘴巴微张着喘气,应该是酒醉得太厉害了,即使想反抗也沒有力气吧我想。

我更加大胆了,想到之前买来想要幹女友的保险套,沒用就分了沒用过,虽然这种美穴带保险套很浪费,但是我就想玩坏他,见不得阿叶好。

我带上很安全却邪恶的小套套我使命的抽插,已经不管老周容容还是昀儿,昀儿皱起眉头摀住自己的嘴,一手用指甲抓我身体,那表情我要疯了。

这个景像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,我很快的就想射精了,在快要射出的时候,我赶紧拔出,把一股浓精全数射在昀儿的豆豆附近上,还把龟头往昀儿嘴里送,昀儿只张开嘴含了含我的龟头,在完事之后,我先将自己的裤子穿好,接着用卫生纸把昀儿肚子上的精液擦干净,昀儿从头到尾都沒有张开眼,让我怀疑他摀住嘴到底有沒有起床,看来真的是太醉了,我将昀儿的衣裤都穿好,让他睡床上,然后关了房间灯的灯,打电话给吴哥和阿叶问他们到底好了沒?顺便冲到客厅大概收拾,

他说槟榔妹盘点要30分钟,快好了。

后来就我们三人和槟榔西施出去喝酒唱歌,但我从头到尾都沒跟他们两个抢。

好想知道小叶知道作何感想?

昀儿到底知不知道?

还有他被我玩到红肿的小穴明天会痛吧?

现在只有老周在房间…

我刚幹了一个超级美少女呢?

明天是静静不管老周被误会还是我跟小叶吵架?

那么多的问题使我在旁静静喝着酒,小叶还催处着我在幹嘛那么安静……

直到隔天看到昀儿走路怪怪的,看到我却突然低下头……

我终于放心了

这反应不只告诉我沒事了,也告诉我好日子在前面等着我争取…

上一篇:老闆娘丰满的肉体 下一篇:两母女都让我上了